开封利来老牌app制作联盟

明月万里,可有长风绕战旗

良知行2021-09-23 14:17:50

唤醒良知,终生奉行,终生受益

(点击上方关注良知行公众号:liangzhixing-shuyuan)


N o . 伍 拾 柒

温馨提示:轻点右上角,Aa调整字体

前言:


2016年8月10日,我们在舟山的警备区第二干休所里,采访了几位抗战老兵。


这是一件想做很久的事情,用一个朋友的话说,既然这场战争我们不曾忘记,那么就更不应该忘记这些为我们而战的人。

时隔七十一年,当硝烟和荣光已经尽数褪尽之后,我们试图接触他们所经历的波澜壮阔,和他们如今平静的生活。

我曾以为,英雄必须无所畏惧。后来发现,有恐惧却仍然坚持去做的,才是真正的英雄。




“哎呀,现在想想真是害怕,不知道那些年是怎么过来的。我们一个班里有11个人,只有3个人活了下来。跑出来之后我们互相看着,‘你也还活着?’‘你还没死?’” “真是害怕呀,真害怕。”采访的一个多小时里面,“害怕”是他用得最多的词。



“我原名叫做翟长安,后来组织上给我改名叫做柴长福。”他念念不忘的,是自己的本名。怕我们不明白,又拿起笔来,吃力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下来。

临出门时,我问他的女儿:“你姓什么?”

她毫不犹豫地说:“姓柴。”




从一介学生到卫生员到外科医生到主任再到部队医院的院长,柴爷爷的人生经历了太多。


我们离开柴爷爷家的时候,他坚持要走到门口向我们挥手致意。我第一次见到这样跟人说再见的姿势。站在院门口看我们离去的老人,眼睛里面满是不舍。



“我91了。什么没见过。什么没经历过。”

三百多个人的队伍,最后只剩下了三个人,其他的全部都牺牲了。这活下来的三个人当中,一个断了腿,一个瞎了眼。


活着,只要活着,就有胜利的可能。




——“我是称呼您王副师长、王政委还是什么?”

——“叫啥都行,都是老头子了。”大家笑起来。老头子、老同志都好。



——“我43年就参加了游击队,打游击苦。”

——“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次战役啊?”

——“打的仗多了。印象最深的……应该是48年的7、8月份打开封。没水喝啊,就喝自己的尿,解渴。”



——“你在外地想不想你老婆?”

——“不想。”说这话时,他的太太倚在门口瞅着我们偷偷笑。

——“你们吵过架吗?”

——“没吵过架,吵什么。她在家里带孩子洗衣服做饭,我白天上班,下班吃饭睡觉。哪有时间吵架。”





——“我们读书的时候就是根据地的小学,那个时候就参加儿童团了。写写标语、做做宣传、站岗、抓赌什么的。”

——“像小兵张嘎那样的?”

——“我入党年龄小,还不到14岁。”



——“我们那个区委书记到村子里去调查、做工作,碰到我就问我要不要入党、参军。我当时有点文化,读过半年书,部队里就让我担任文化教导员,负责文工宣传,教教唱歌等等。”

——“可以给我们唱一两句吗?”

——“唱《大刀进行曲》《永远跟党走》吧。”他思索了一会说。


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,他唱起了记忆中印象深刻的歌:“你是灯塔,照亮着黎明前的黑暗……伟大的中国共产党,我们永远跟着你走。”



“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……看准了敌人,把他消灭,把他消灭……”


作为老兵想对新兵说什么话啊?

——怎么说……永远跟党走。跟着习主席党中央……提高部队的战斗力。




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战争,造物主的所有子民手拉着手向造物主唱着赞歌,孩子无忧无虑,老人颐养天年,该有多好。



壮士许国,不必相送。



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,吾将自己未亡之躯,奔赴疆场,马革裹尸,何所惧哉。



一息尚存,决不敢使寸土之地沦为异族。


不能成功即能成仁,为军人者,为国家战死,可谓死得其所。


男儿欲报国恩重,死到沙场是善终。



【岁月过去,不忘记的姓名】
主人公简介
柴长福,1924年4月出生,山东省邹县人,1939年6月参加革命。先后荣立一等功一次、二等功三次,并被授予乙等救护模范。授予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。

王传林,1926年4月出生,山东省微山县人,1943年2月参加革命。授予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和独立自由奖章。

程益学,1928年3月出生,江苏省睢宁县人,1945年5月参加革命。先后荣立三等功三次。授予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和解放奖章。

良叔曰:

“兵者,国之大事”,在中秋之月的照耀下,自古以来军人的别离真实而感人。这些为了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而浴血奋斗的老兵们,尽管已经在宁波居住了几十年,心心念念的仍然是自己千里之外的家乡和亲人。曾经记得有一副极为感人的对联:“守边关,甜中有苦,苦中有甜,一人辛苦万人甜;保边疆,圆中有缺,缺中有圆,一家不圆万家圆。”

一副对联,说尽辛酸苦辣,说出豪情万种。他们,是共和国真正的脊梁!



微信公众号:良知行
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
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