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封利来老牌app制作联盟

一份【房产继承公证书】装订了多少|鲜为人知的秘密,你知道吗?

公证人2021-04-18 12:39:37

作者:袁国新

职业:公证员

微信公众号:LVSHIKK

微信个人号:978115179         时下,房产继承是否需要公证,成为了热议的话题,网络上形成了支持和反对的两大阵营。


公证员晓磊执业已经年了,桌上的继承卷宗堆成了小山。

 

他无心关注房产继承公证的那些吐槽。 

 

眼下,他的当事人牛三为了解决小孩入学的问题,急将其父亲的房产继承到自己名下。 

孩子的未来,那是头等大事

 

为解牛三的燃眉之急,凌晨6:30,晓磊带着公证卷宗走在了核实的路上。他计划去牛三父亲生前所在单位核实亲属关系,预约了人事主管部门8点去查阅人事档案。

 

因为预约的单位远离了市中心,为了不迟到,晓磊把上地铁、换乘公交、DD快车、步行的时间等等进行了估算,另外还预留了一点时间。


房屋所有权人死亡后,房主的父母、配偶、子女为第一顺序继承人。

 

查明继承人的具体情况,是整个继承公证的核心。说得直白点,就是活要见人,死要见“尸”。 


生死不是儿戏,公证员会和你较真

 

曾经,有继承人拿着笔指着晓磊的鼻梁骂:“房主死的时候都70多岁了,你说他的父母还在世吗?我一生下来就没见过他的父母,他的父母要是还在世,都100多岁了,你会算数不!

 

后来,几经走访,晓磊在敬老院的病床上找到了被遗弃的97岁的老奶奶 

 

晓磊浑身直冒冷汗。他想,如果自己“接地气”地认定被继承人的父母均已去世,如果自己“听当事人之所”开了绿灯、行了方便,如果自己畏惧当事人的拍桌打椅、咆哮公堂。

 

那么,“活人证死”的丑闻就可能会被传遍大街小巷,自己就成了让行业蒙羞的千古罪人。 

被遗漏的继承人如果得不到让其满意的赔偿,甚至会长年累月缠诉缠访,那将是房产登记部门和政法机关抹不去的梦魇,还有可能因此而埋下报复社会的祸根。

 

打那以后,晓磊坚定了自己的信念:面对个别当事人的指责甚至谩骂,“任尔东南西北风,我自巍然不动”。

 

晓磊来到预约单位的人事主管部门,顺利地拿到了被继承人牛三父亲的人事档案。在厚厚的档案卷宗里,晓磊寻找着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

在一泛黄的纸上,密密麻麻地堆砌着被继承人生前所写的自传,其中,有一段描述“王某与我结成事实婚姻,带小孩王小与我一起生活”。

 

晓磊眼前一亮,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当事人牛三提交的亲属关系证明上,记载着“被继承人有一次婚史,其妻子是某某,只有一个儿子牛三”,而被继承人早期的人事档案中,却有与被继承人构成事实婚姻的王某,还有一起共同生活的小孩王小。

 

王某和王小,今在何方?

 

晓磊思索:被继承人在和某某结婚前,与王某有共同生活的经历,小孩王小与被继承人一起共同生活,是否与被继承人形成了扶养关系呢?

 

根据继承法的规定,子女对父母的遗产享有继承权,子女包括婚生子女、非婚生子女、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。

 

晓磊带着疑问询问了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,但他们都说自己近几年才进单位,被继承人属于退休多年的老同志,对他的家庭生活情况知之甚少。

 

无奈之下,晓磊来到离退休办,希望能了解到相关情况。离退休办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和被继承人同龄的人健在的也不多了,目前秦爹在医院做放疗,或许他了解一些情况。

 

晓磊喜出望外,立即奔赴医院。在病床上,晓磊见到了秦爹秦爹看起来很虚弱,但交流起来没有障碍。

 

“牛伢子(被继承人)的底根我最熟,祖籍是河南开封的,有过三个老婆:第一个老婆1953年就离婚了,没有生细娃子;第二个老婆是王某,一起生活了10多年,王带了前夫的儿子王小和牛伢子一起生活,两人以父子相称;王某死后,牛伢子又找了个吴姓老婆,生了一个儿子牛三。”

 

“树木岭的屋(申请继承的房屋)我也清楚,那是牛伢子买的。前几年据说要搞拆迁,两个儿子王小和牛三就争夺财产,找单位协调处理,但没有处理好。后来规划调整了,房屋不需要拆迁了,财产争执也就搁置了。

 

“王小去了河南一个农村烧窑砖,几年没回来了。王小走的时候丢下一句话:我翻了继承法的,继子一样的有继承权,我会回来的,属于我的东西谁也别想抢走!”

 

在铁的事实面前,牛三向公证员晓磊承认了自己隐瞒亲属关系的错误。但为让儿子取得入学资格,他必须继承父亲名下坐落于学区范围内的房屋,而现在王小失联,继承公证似乎陷入了僵局。

 

公证员晓磊之前从秦爹口中获悉王小在河南的某个村庄,于是,晓磊尝试着在百度搜索市、区、县公示的相关部门的联系电话,层层打听,最后把电话打给了村支书,直至寻找到王小。

 

在公证员晓磊的协调下,王小和牛三最终达成了遗产分割协议,由牛三支付王小15.8万元,房屋由牛三一人继承。 


公证员常风趣地说:风里来雨里去,路漫漫其修远兮,我们永远在“找人”的路上

 

有人说,何必把个案扩大化,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,拜托你们“别折腾”,我可是个实话实说的人,从不会隐瞒亲属关系。

 

亚里士多德曾说:法律是不受情欲影响的理智房产继承,我们首先应考虑的是《继承法》,而不是你、我、他的想法。何谓简单?何谓复杂?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利波特。

 
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人人尚且未能成尧舜

 

孟子有云:“人性之善也,犹水之就下也。人无有不善,水无有不下。”因此,人人皆可为尧舜,个个都能“粪土当年万户侯”,也必定能自觉处理好财产继承关系。

 

荀子又说:“今人之性,生而有好利焉。从人之性,顺人之情,必出于争夺。”因此,人性本恶,善只是伪装,必须以法律规则予以约束,防范于未然。

 

善恶之争,古已有之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

 

如果真如那英所唱,能“借我一双慧眼,把这世界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”,那么,公证员或许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。

 

房产继承公证的取舍,本质上是效率和安全的取舍

 

对人民群众来说,希望房产继承“多快好省”,效率优先。

 

然而,安全是实现效率的必要条件。房产是人们生活中极为重要的生活资料,“寸土寸金”,稍有不慎登记错误,就会把是非纠纷引进门,欲速则不达。

 

因此,从一开始就把事情做对,保证产权登记安全,才是节约成本、提高效率根本之举。

 

根据现有的户籍信息管理模式,人们因户口的迁入、迁出,户口簿上就无法再体现父母、配偶和子女的亲等关系。因此,我们仍然需要通过大量的调查走访,才能掌握继承人的真实情况。

 

法律是关起门来可以学会的,而经验是摸爬打滚才能积累的 

从1946年哈尔滨市开办公证业务至今,公证已有70年的历史。70年锤炼了一批饱经风霜的公证人,他们对人生和社会有更多的感悟,对人情世故有更深的理解,调查走访有“上天揽月、下海捉鳖”的意志。因此,他们能利用经验和知识来更好地预防纠纷。

 

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其不能也

 

继承公证的路上,公证人已经记不清揭露了多少被潜伏的“王小”,发现了多少“死而复生”的老奶奶,一份继承公证书装订着许多鲜为人知的秘密,蕴含着公证员的辛劳和汗水。

 

公证员说破了嘴皮子,磨烂了鞋底子,为的是能让当事人平安一辈子。 
 孔子有云: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其不能也。

 

在孔子看来,人生在世,是否被人所了解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要有能力。如果有能力,就不怕不被知道,有了能力,最终会被人所接纳。

 

做好房产继承公证,切实为当事人分忧,当好产权登记部门的排雷兵。有其,则必被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友情链接